往往都是事情过去后才知道晚了

新闻调查陈丹青出走清华-给可怜的艺术生
关于视频,我还是明白的。虽然现阶段国内艺术研究生跟我无缘。但是为了艺术生而说话,而怀疑体制的老师真的让我们心里好开心。

另一件事。
每次都这么说。关于明年的留学计划的事情,老是在犹豫。
不自信。虽然人前脆弱是不应该的。
关于画画,现在都不算是兴趣爱好栏的会写的东西。因为不太感觉地到现在我真正投入。
当年也为没上得了喜欢的学校而痛哭绝望过。
当初上高中可是明明自己因为喜欢而选择画画的。大概从高一每晚对着教程本画那些素描,色彩,没怎么上有老师的画室去。(实际上有去的时候见到有小学同学,但之后还是承认自己怕生,就算曾经是同学。变生了。)
现在可以笑笑就过去了,总之人生不顺的事情好多好多。反正也有学校收,我也没去重考。自己都说不清是在怕什么。现在的同学们大家多感慨呀,班里好多人国美都过了,但是文化分却不行,一年一年下来,重考个三年的人都也是无奈地笑。
以前高三的冬天在缘起画室,因为画画而在我怀里哭过的还有XH。
以前我们是著名的画室相声二人组。以前因为绝对喜欢动漫而考美术的那里代表就是我们。
所以因为喜欢漫画而很不自信是绝对的。大家都这么说,你画的好像漫画人物。对我们来说没有比这更大的打击了。不知道是真的够漫画,还是在肯定我们专业不行,两者都很不是对味。
我没办法好好的处理美术和个人喜好之间的关系。所以一开始就觉得自己的专业是相当脆弱不堪一击。原先我擅长头像的是抠结构靠块和块支撑的。但是一旦情绪不正常,就完全灰掉了。
说真的,我是属于随遇而安型,画了专业以后,我也是喜欢的。
好感谢JH和HW给我的评价,虽然我在那之前几乎都是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摸索,但是收到培训老师的肯定,绝对是非常非常开心的。因为爹妈是绝对不会对我说有灵气有前途的这种话,他们关于画画无法给我可以信服的评价。自己的孩子谁会舍得让他沮丧。但是一年前的暑假我明白了,我所想画的,必须也让对画画不深解的他们也感到真正感到开心自豪。所以虽然现在是动画专业但是还是想要努力向现实画法有所前进。结果就是现在我的风格完全不定型。
我的所有的一切,电脑,游戏机都是他们给的,但是我的画却让他们不懂的话,不是非常悲哀吗。最支持我画画的,不就是他们吗。艺术属于大众,终于还是明白了这句话的真理。


其实我并不是很明白艺术是什么,只是懂得自己当年好希望能当漫画家。不过到现在都没画过。热情也没了。
关于漫画家,大概是想把自己所体会到的美好的梦想传达给别人。仔细想想,我似乎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只想画自己想要画的东西。(同人无缘哪。。。并不是没喜欢的,只是心里的哪部分塌掉了,当初在画室因为漫画而被评价的事让人耿耿于怀。所以现在变成了这种习性。总把自己的原创优先于同人。。)
不得不把自己的出发点和目的给摒弃掉。真正该画的不是漫画,而是专业需要的美术。
大家都是在画,所以顺着走总比逆流来得安心。
培训期,三个月。
之后去上大学。
终于回到应该画漫画的地方,但是这是学校的学习。心回不来。
现在准备着去别的什么地方。因为我不得不把自己当初失去的爱找回来。
渐渐地画回去,我已经在努力了。

我那可怜的梦想。
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绍

臆 真言

Author:臆 真言
动画四年生 厦门

调戏咕咕来这里
最新文章
意大利文看起来像乱码
飞常口爱
这里可以简单看到图
fidi del mondo
电台
留言
连结